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吳宇峰 | 28th Jan 2016, 6:16 PM | 懷:臨終關懷及生病詮釋現象學 | (18 Reads)

Picture

 有一位男院友,40多歲,宇峰蠻跟他聊得來。


上個月,他的家姐從加拿大回來探他,我們剛好當天是園藝治療活動,扦插到手香(香草植物)。

最近一個月,他的病情急轉直下,瘦得很利害、肚子漲了、雙腳也漲了。

前幾天,宇峰下班後去探他,他正在用晚餐。

“坐丫”

我坐下拍拍他。

他點頭回應。

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是靜靜地坐著。

因為,寒暄的說話,在那個臨在,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因為,寂靜會讓最內在的東西浮現出來。

“您現在覺得點啊?”

他搖搖頭。

“您感到無奈嗎?”

“唉,都無辦法”

“嗯,有時候,有些事情系無乜辦法”(同理;在scaling down)

過了一會,他的中學同學來探他。

“嗯,您來了”

“是啊!我買了營養奶來”

他們從中學就已經認識了,這位中學同學,因為公司已經上軌道,有同事幫忙,所以可以常常來院探望他,這位中學同學也參加過我們的戶外旅行活動。

“我和家姐,曾經系阿峰度種過d植物,您可以幫我拍個照上來嗎?”他問著中學同學。

“好的,我著返件衫就落去”

“我也一起去吧,帶你去花園那邊”

在前往花園的途中,宇峰也很關心這位中學同學的感受。

“看到他的情況這樣,您e家的感受系點呀?”

他沉默了片刻,眼紅紅,不是很集中在當下的說

“都好無奈,去醫院複診的時候,醫院義工也很關心我,但我都知道沒有辦法了……您們做慣這個工作,應該會好一點吧”

“嗯,我也很關心您的感覺……其實我也很難過、很無奈,建立了關係後,就會有感覺啊”

到達花園後,這位中學同學,很用心地拍下他和他家姐的植物。

“他絕少會叫我幫他做野的”

“您點睇?”

“我想他想我舒服一點,可以為他做點事情”

“嗯,我看到他很關心、很在意您這位老朋友”

【回顧與成長】:

在臺灣讀書的時候,有一位太太同學,請我和另一位僑生吃午飯,那個時候我一直找說話講,覺得Dead Air很尷尬,然後太太同學說:

“其實靜靜的坐著,不講話,去感受彼此,感覺也很好啊”

尤其是臨終關懷的場域,寂靜本身是一種“同在”,是一種具備成熟心理素質的陪伴。

相反,如果我們耐不住Dead Air,就會開始找話題,亂掰一通,彼此的距離就因此拉得更遠了,因為背後存在的是恐懼和擔心,不是愛。

在園藝治療方面,宇峰看到的是,他和家姐一起種植的到手香,成為了一種關係的橋樑、媒介和象徵,即使分隔異地,彼此關係仍是很具體的。一起栽種的植物,成為了姐弟關係的象徵意義。

在昨天的義工培訓課程中,宇峰也因著這個經歷,跟義工朋友們分享:“其實宇峰最重視的,是義工朋友們的感受,義工朋友們的自我照顧。因為我們作的是,生死相關的工作,有些時候,有些事情都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如果我們對自己的要求過高,就可能會容易感到挫折、失望。所以知道自身的限制,其實是對自己的一份關愛”。


臨終關懷劄記@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