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吳宇峰 | 12th Jan 2016, 11:27 PM | 懷:臨終關懷及生病詮釋現象學 | (38 Reads)

Picture

在Palliative Social Work Symposium中,社工師父Stephen分享《東區寧養四部曲》

1.找出關注的親人(人物)
2.表達雙方感受(情感)
3.說出彼此做到好的地方(事件)...
4.給與新的肯定(關係)

有一位伯伯,彌留了好幾天,已經無法言語表達,但聽到我們的說話,仍是有反應的。

女兒,一直在身邊,守護著伯伯

“您覺得爸爸做了哪一件事,是你一直好想多謝他的?”

“我很感謝爸爸在我10歲0既時候,返0黎揾返我……嗚”(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您怎麼看與爸爸的這段關係?”

“嗚……我好多謝能做您的女兒,好多謝您比我的一切,我一下世也要做您的女兒”

有時候,遺憾總是存在的,但我們仍本著,能做到多少,就做多少。因為從家庭治療的角度來看,還有一度“關係之橋”,仍未搭好,那就是——父子之橋。

兒子曾被伯伯趕出家門。今晚,下班後,宇峰如常到病房探望院友,看到伯伯的兒子,然後慢慢的暗示著:

“也許,伯伯仍有些事情、有些人仍放不下嗎?”

“我實在想不到,真系唔好意思,這個答案我幫唔到您”

“嗯……也是,這實在難以想出來,伯伯他,會不會等待別人的原諒?”

“我想爸爸他不需要別人的原諒”

離開病房前,宇峰在伯伯的耳邊輕聲著:

“伯伯,我是社工阿峰,來探您,兒子其實這幾天一直都在您身邊,照顧著您,他很愛您、很關心您的,希望您知道”

昏睡中的伯伯稍微點了下頭。

隔天上班,早上檢查電郵的時候,知道伯伯在宇峰離開不久的當晚,就離開人世了。

有時候回想自己人生、感受自己的生命時,不禁會問自己,是什麼東西讓我們活得這麼掙扎、這麼辛苦——不就是執著嗎?

有朋友笑說宇峰是癌症社工“Cancer Worker”,這太“大吉利是”啦!其實說是“死亡社工”,或是“好死社工”(Good Death Social Worker)也不錯啊,因為宇峰心底裡,真的希望臨終者能夠好好的、安然的離開這個世界。

願我們都得內在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