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記得從去年9月開始,開始了一項焦慮與覺醒關係的精神研究。研究的內容沒有記錄下來,只是在一些書信的來往中有片斷的講述。當中提及焦慮只是一個契機,但不一定與覺醒有絕對的關係。今天在與你對話的過程中,感謝你讓我看到當中的真正問題。所謂的焦慮,只是停留在現象界的外在時間,而無法落地於內在的危機當中,是無法誘發覺醒的。那種內在的危機——靈魂的危機——靈命危機,是從你的最深處爆發出來的。你就會完全丟下現象世界對你的影響,那會發覺那一切都是假的,除了實現、成就你自己的靈命為最高目標,你將全然地臨在,寂靜與平安都榮耀著你。

感謝你的指引和帶領,宇峰會繼續好好走下去的。


吳宇峰 | 29th Jun 2011, 12:20 AM | 靈:與靈對話, 靈:修心破礙劄記 | (32 Reads)

如果你領受了“從已知中解脫”的道理,就不會問這個問題了

在純然的覺察與寂靜中,就會產生真正的行動,儘管那行動叫做無為(感覺傳遞的翻譯)



分別心就是自以為是的掙扎,外在世界的真假無法影響我們,除了你的允許——分別心

本著道,有意識地順應,才是真正的變化;無明地流轉,只是隨波逐流

吳宇峰 | 28th Jun 2011, 11:37 PM | 靈:談自由, 靈:與靈對話, 靈:修心破礙劄記 | (24 Reads)
如果這個現象世界一切都是假的,那不是正好給我們機會去創造自己的世界、自身的實相嗎?你會發現,這個世界對你來說是無礙的,除了你自己的思想。


Picture

          呀影,感謝您的祝福,您的祝福就是宇峰最好的禮物。雖然跟你一起工作的日子不多,但真的很開心很開心,祝福您新工作順利快樂,感謝您對老人家們的照顧和關愛。雖然在不同的地方,我們都是一起為安老服務付出和努力的,一起加油啊~


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在藝術治療中,應該如何減少治療者的詮釋呢?最重要的不是技巧,而是你的心態,你對小組成員的信任。

          當你對當事人不信任,覺得他們不會表達什麼,或是表達上有困難,那麼潛意識就不知不覺地擔心這個情況發生,擔心“冷場”的情況發生。於是治療者就講好多,不斷講,最後治療小組就成為了治療者的自我安慰。

          其實,治療小組,跟一般的團體活動不同,不一定要很熱鬧、沒有冷場。如果你的治療小組,是促發組員認識自己為目標,那麼“寂靜”的“空白”,是觀照自己的一個很好的場域,就如冥想。

          作為一個治療者,自身的靈修也是很重要的,如跟無常、寂靜同在,感受臨在的能量。


          團隊帶領,真是很大的學問。真的很感謝主管給宇峰機會去嘗試,但卻處理得糟糕得很,真的很對不起。

          改天,宇峰向中心一位老先生問道。這位元會員老先生曾在法國留學,任職電子廠廠長,相信對於團隊帶領有相當豐富的經驗的。

          “老先生,宇峰可以向你請教一些人事管理的問題嗎?”

          “好呀”

          “如果有下屬做事情有錯失,應該怎麼做才好?”

           老先生,那出紙和筆,寫了下面兩句說話送給宇峰:

           “規過於私室,明功於公堂”

           經過老先生的教導後,宇峰也有了明確的方向,心裡不再掙紮,也懂得了平衡和諧的道理。

           有一次帶領眾同事開會,接近結束的時候,宇峰突然有一個念頭,一種感動,就站了起來,嚇得身旁的同事,心肝也跳了出來。宇峰伸了一隻手出來,什麼都沒說,大家也笑了,把手疊起來:

           “等一下,我們有一個口號啊!”

           “好!你說吧!”

           “嗯……就是XX齊心,長者開心,我們數3聲就來啊!1,2,3!!!”(XX是機構的名稱)。

            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帶領團隊,沒有比正向的士氣更重要的了!


          最近,中心有一位婆婆,證實得了第四期的癌症。

          得知消息後,宇峰還沒有機會跟婆婆相處,只是從婆婆的女兒和護士姑娘,得知有關婆婆的身體狀況和心理狀態。

          婆婆的家族很團結,很有力量,每次宇峰到醫院去探望婆婆的時候,總會看到很多家族成員,都齊齊整整的到來,探望她老人家,這是非常難得的。當我們還是小孩的時候,如果生病了,媽媽連班也不上,請假帶我們去看病。但當我們長大後呢?當我們有了工作呢?當我們的父母年老體弱的時候呢?我們又是否能“請假”照顧我們的父母親呢?

          從護士姑娘的口中得知,婆婆是信佛教的,也相信自己死後能到“上面”去,主管已經跟婆婆約定了,日後在那裡相見,宇峰也要跟婆婆來個約定呢。

          接下來,宇峰可以做的是什麼呢?其實在做任何事情之前,我們都需要瞭解,婆婆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而不是我們一廂情願的想法。不過,宇峰在想的是,中心能提供什麼“臨終關懷”給中心會員呢?這是值得思考和開發的,希望能有機會跟主管談談就好了,但目前還沒什麼頭緒。不過,宇峰深信一定能做得到的。

          把“臨終關懷”的意識帶進安老服務中,帶到中心去,帶到社區中,深信是宇峰這需要完成的使命。願宇峰有更大的能力與智慧,為社區付出自己。

          除了生死教育、靈性成長,宇峰最大的心願,就是能貢獻在“臨終關懷”的發展,為臨終者帶來最平安的祝福。


          經過中心的正門,宇峰正起步準備回到辦公室。

          “你坐低陪下我傾計啦”一位婆婆短促地說,这句说话深深地打进宇峰的心坎中。

          “好的”。婆婆緊緊握著宇峰的手。宇峰第一個反應是很突然,第二個反應是很感動。

          這位婆婆平日很少講話,講話也是一句起,一句止。也曾聽職業治療師說,婆婆做問卷的時候,回答的答案不知道是真是假,好像沒有經過思考就答過去了。

          宇峰感到很突然和感動,是因為沒有想到這位婆婆,竟主動邀請宇峰坐下來陪她,陪她聊天。宇峰知道婆婆在19歲的時候,曾經在加拿大生活過,並在當地念書。婆婆說:

          “那時候一定要讀《論語》、《孟子》,多困難啊!”

          “那需要背頌嗎?”

          “不用,你多讀就會背了”

          這是宇峰第一次接觸這位婆婆的內心世界,真的很感謝婆婆的信任。

          其實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怎麼產生的呢?溝通技巧、分析方法、積極回應等技巧是可以訓練的,但是缺乏成為一個人的基礎,無論你的技巧怎麼高超,始終是無法得到人心的;而內在真誠所散發出的氛圍,是心靈與心靈間感應到的。如果失去了真誠的愛,那麼一切都是流於表面,是蒼白的。

          “你地講緊咩野呀?”有一位腦退化的婆婆,自己拿起椅子,放在我的旁邊,坐了下來。

          真的、真的很感謝你們的喜歡。如果失去了真誠,宇峰也不知道自己活著,是否還能稱得上是一個人。

          當有人來對你打開心窗,這實實在在是一種福氣。


當你的心智運作還停留在二元對立的狀態,你就把你自己和問題分別開來,然而你本身就是那問題,問題本身就是你自己。

有為法是以一種方便法門;無為法需要清醒與平靜的心為本。而一切的有為法,皆是從無為法所生的。你問這個問題,更能讓你知道“道”是什麼。

吳宇峰 | 20th Jun 2011, 11:37 PM | 靈:談寂靜 | (16 Reads)
回到零的狀態,反而覺得很寧靜、很平安

吳宇峰 | 20th Jun 2011, 11:11 PM | 生:生活的點滴, 哲:道家哲學 | (12 Reads)
為了某些東西而丟失自己本性,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我情願做泥裡邊的烏龜

吳宇峰 | 20th Jun 2011, 12:09 AM | 靈:談愛 | (25 Reads)
快樂是一種美德

如果自己做錯了某些事情,身邊有一個人願意教導你、指點你,是一種幸福。

吳宇峰 | 19th Jun 2011, 10:31 PM | 靈:談自由 | (10 Reads)
在什麼時候,人很容易就迷失了自己?很多時候,我們看到別人擁有某些東西,我們就會覺得有所失落,自己也想要擁有那東西,但卻沒有問過自己是否真的需要那東西,而只是為了填補自己的空虛感,人就在這個情況下,失去了自己,成為了二手貨。

“那麼我們到時候見囉~”

“嗯!一言為定”

而且,我們都感覺到,這很可能是最後的機會,同時也發了更大的宏願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