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感謝主管跟宇峰分享了一個他從前在別的機構當副院長時的經驗:

          從前有一位PCW,因為有一位老人家瀨了便便在地上,就吩咐CA帶老人家清理。不久又有一位老人家又瀨了便便,於是他也跑去廁所。這時,發生了什麼事!?就是出現真空的狀態!中心任何一個有老人家的地方,都不可以有真空狀況的出現,萬一老人家跌倒怎麼辦?老人家是跌不得的,後果的嚴重性大家都清楚。PCW還解釋說:“我都系博下姐,一分鐘就從廁所趕回來”。莫說一分鐘,要發生意外,2秒鐘就可以了。如果老人家真的跌倒受傷,我們怎能對得起老人家、怎樣對得起他的家人?我們的心又怎能過意得去?

          宇峰聽後將那經驗打了一個比喻:

          從前有一位救生員,因為有一位小朋友在游泳池瀨了便便,便便浮了出水面,教生員發現後就把小朋友帶到廁所。這個時候,整個游泳池竟然就連一個救生員都沒有!這段時間如果有泳客溺水怎麼辦!這是多麼嚴重的問題啊!

          老人家瀨了便便,帶他去廁所清洗是應該的。但我們做事情也要權衡輕重,老人家跌死、重傷就聽得多,但老人家被便便淹死就從來沒有聽過。照顧身體較弱的老人家,安全意識是非常重要的。


能夠跟從主管你學習,能夠在如此一個dream team工作,除了無限的感謝之情,宇峰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感謝主管你的教導與鼓勵,感謝你的相信與期望,宇峰會緊記你所教導的一切,為老人家服務的。

心裡很想跟你說,但又覺得很尷尬,所以先用文字寄下表達囉!


          不同的工作崗位,除了一般的功能外,也有一些附帶的特殊功能,是否看得到,要在乎自身的視野。就像跟中心車的工作崗位,除了要懂得扶抱、上落“尾板”輪椅等基本的技能外,更需要熱情的心、友善的態度及社交能力,為什麼?因為跟車的同事,是第一線“對外”的工作,代表中心。親友、別人對我們的印象就靠你們了!你們現在知道自己有多重要嗎?


如果你是新任中心主管,面對資深下屬之間的權力結構,你會怎麼辦?

以重新執整整個中心的流程來衝散舊有的權力架構。


吳宇峰 | 28th Apr 2011, 8:50 PM | 靈:談生活, 靈:談關係, 靈:宇宙法則 | (52 Reads)
現象界就是人類內心的一面鏡子。這不是概念、不是理論、不是理性的言辭、也不是感性的言辭;一刹那的感知,通達諸法。覺性的人能瞭解從現象界中瞭解自己,從已知中解脫,並在時時刻刻創造自己的實相。

吳宇峰 | 28th Apr 2011, 1:39 AM | 育:生死思考問題集 | (132 Reads)
例行公事的生活,生命又剩下了什麼?

吳宇峰 | 28th Apr 2011, 1:27 AM | 靈:談愛 | (13 Reads)
真正的熱情中,沒有“我”的存在。“我”一出現,就落入頭腦的制約中。

          輕撫著老婆婆的手,平日很精靈的婆婆,今天失去了光彩。我看著躺在護理室病床,累累的她,心裡是多麼難過。

          “婆婆放心,放鬆D,峰峰在你身邊好不好?”因為護士姑娘剛剛為婆婆“啪”手指驗血糖後,緊張得手指也僵硬了。

          “婆婆的情況怎麼樣?”

          “血壓和血糖都偏低,留在中心太危險了,我現在call工人來接她,call白車送她到醫院去。”

          “那我留在這陪住婆婆”

          靜靜地,看著老婆婆。感受到生命是那麼寶貴,每一個生命都需要被關愛、被珍惜、被尊重。在生命這條道路上,我們都是一樣,我們都是一體的;但願我們都能以愛,一起結伴走下去。

          願我在這裡為婆婆禱告,願婆婆平安、快樂。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能在心裡為婆婆送上一個祝福,感謝你們。


          下午3:30-4:00,宇峰都會放下手頭上的工作,有時候靜靜地躲在停車場,要給公公婆婆一個驚喜;有時候則在停車場,牽著行動不便的公公婆婆們,一起走過斜斜灣灣的路,上中心車回家。

          每一天都活得很完整,是這麼的一種感覺。目送他們回家,揮手跟他們道別,如是珍惜著跟他們相處的每一天。

          手掌與手掌,隔著車窗玻璃,就是因為有這種隔離,關係反而因此變得更親近。心靈的溫暖,穿透了一切的隔膜。婆婆昨天還給了宇峰一個飛吻呢。在那一刹那,時間仿佛止息,生命的喜悅,就成為了永恆的愛。


Picture

曼陀羅標題:重生

繪畫日期:2011年4月27日星期三

          每一個人,都有著他的過去。你的過去太沉重了嗎?有些事情好像無法重來嗎?也許過往真的犯了很多過錯,然而在當下的每一刻,你都有一個新的機會選擇以愛活著,以愛作為一切行動的根據,現在就重生吧!


吳宇峰 | 26th Apr 2011, 1:02 AM | 畫:曼陀羅繪畫治療工作室 | (33 Reads)

Picture

名字:池塘裡的雙魚

繪畫日期:2011年4月26日星期二


吳宇峰 | 26th Apr 2011, 1:00 AM | 畫:曼陀羅繪畫治療工作室 | (34 Reads)

Picture

名字:幸福摩天輪

繪畫日期:2011年4月26日星期二


感謝中心主管教導宇峰“以律管事,以愛理人”的道理。真的很感謝能遇到你,在你身邊學習。

吳宇峰 | 22nd Apr 2011, 12:38 AM | 生:生活的點滴, 靈:談死亡 | (31 Reads)
在步禪的過程中,有一種感覺在心頭,既然我已經決定再一次來到這裡,而且也會再次死亡,但在我這一生死亡之前,我能為這個世界帶來什麼呢?

Picture     

            前幾天有一位腦退化的婆婆,因為生起不要上中心車回家。那怎麼辦好呢?有一位資深的護理員陪著婆婆,希望能安撫她。良久,護理員跟宇峰打了個眼色說“不行,還是不肯走”。護理員走到宇峰身旁說

          “沒辦法啊!等我換左件衫先,請你先幫忙顧著”。

           護理員換過衣服後,再跟婆婆對話後,婆婆心情平穩下來,就好像見到另一位護理員來哄她,反應完全不一樣啊!為什麼呢?

           部分腦退化的長者,也許認你的臉龐不太清楚,但是對於顏色就很敏銳,有著具體的指引性[1]。比如你穿綠色的衣服,如果你又不少心弄她生氣,婆婆就會認住穿綠色衣服的人,逢穿綠色的婆婆就不喜歡她啊~ 言歸正傳,護理員換了一件不同顏色的衣服,就如同換了婆婆世界中的一個情景,“最近”發生的事情被對換,連情緒也一起被換走,新的世界就有契機從新塑造。

           其實我們也是一樣的,常常緊記一樣事情,常常執著一件事情,腦就僵化,就退化了。這種形式的“想太多”,的確會想壞腦。有時候放空自己的頭腦,讓新的元素進入自己的生命中,接觸新的人、事、物、環境,都有助刺激自身生命的視野,讓生命衍生出更多更多的可能性。

Picture

[1]比如有一次,護理員跟一位腦退化的婆婆說:“請你坐那張椅子” ,婆婆者就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因為這位腦退化婆婆根本接收不到護理員在說什麼,對他們來說這句話實在是太抽象。相反,如果我們說:“婆婆,請你坐在紅色的這張椅子”然後再用手拍拍椅子,腦退化長者就比較容易接收到我們的訊息。這些觀察很可能都很細微,但對於照顧腦退化長者,這都是很實在的技巧。

感謝能夠從資深的護理員姑娘身上學習到很多細微的技巧,學習到的不只是照顧技巧,更是技巧背後的那顆心。


Picture

愛就是生命,哪裡有愛,哪裡就有生命。


          在社區關愛的工作中,有一種現象,就是“對人”的時間少了,為什麼?因為“對文件”的時間多了。

          對於這種現象,大家是怎麼想的呢?

          宇峰覺得現在的社會關愛工作中,已經沒有所謂純粹的工作,人事管理、行政管理、計畫報告、小組會議、內外事務,可以說是少一點“功能”都不行,不是說得很機械化、物化的啦!而是人本來就具備無限的潛能;多元化發展,也可以是多功能(multifunction)的另一種正向詮釋。

          其實行政、人事管理、文件的工作有沒有意義,是視乎我們自身的視野與態度。比如文件的工作,你可以很隨便,例行公事地做,也可以很認真地做。你可以問問自己,你是為了交差而做,還是為了老人家(服務使用者)而做? 如果你有心要將香港的安老服務做好,心裡有很多理想與計畫想實行,上司不叫我去寫計畫書,我自己也會熬夜弄出來,熱情的火焰是可以摧毀一切障礙的。又如人事管理的學習,要做好一個項目、計畫,不是一個人能做得到,是一個優秀的團隊才成事。學習如何督導、經驗之傳承、發現同事們的長處、把適當的人安放在適當的位置,組成一個夢幻的團隊,都是十分有趣味的。

          多做一點,是不會增加什麼經驗值的;但以認真、學習、關愛的態度多做一點,得到的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記住我們的初衷,愛是會讓一切開花結果的。


吳宇峰 | 18th Apr 2011, 11:39 PM | 老:腦退化症照顧經驗之分享 | (116 Reads)

          中心主管今天跟我們分享她以往在院舍照顧老退化長者的經驗。這個經驗是跟語言與標籤有關的。

          話說中心有一位腦退化的會員,會員自己把衣服穿著得很好,護理員說:

          “啊!婆婆,你好乖wor!”

          大家猜猜這句話出了什麼問題?那一個字是關鍵?結果引來了什麼後果?正當護理員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這位婆婆的兒子剛好來到中心,又剛好聽見護理員這麼說,就感到非常生氣:

          “你講咩野話!你話我呀媽好乖,你當佢三歲細路哥呀!”這位兒子最後還寫了投訴信給院舍院長。

          大家知道那位兒子為什麼那麼生氣嗎?正向的詞語是“尊重”;負向的詞語就是“矮化”,就是語氣上帶有輕笑的意味,更重要的是“乖”字背後的意識形態意向——當腦退化長者是“傻”的。這是一中很隱微的心理結構,婆婆兒子的反應正好像一面鏡子反照出這個心理現象來。

          其實宇峰最後想說的是,儘管是腦退化長者也好,非腦退化長者也好;長者也好,嬰兒也好;傷健者也好,健康者也好,難道有分別嗎?難道要選擇性地去尊重和關愛嗎?《聖經》中的耶穌是這樣教導我們去愛嗎?當然不是。

          佛陀所說的眾生一體,是生命中深層的體會,屬於靈性的層面,而分別心則屬於頭腦的層面。當我們只是用頭腦去活著,而忽略了以生命去感知,生命就變得割裂、支離破碎了。分別心,也許就是人與人關係間隔閡的源頭。其實我們都是一體的、互相關連的。當你能體會到一體的感覺、全然的感覺,儘管是一霎那,你都會“知道”愛是這個世界最大的力量。信念,也因此而誕生。


          生命的學習到底是什麼?生命的學習跟我們到學校上課又有什麼不一樣?其實有一樣的地方,也可以有沒有一樣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臨在地活著。如果你沒有活在當下,你怎能有真實的經驗?這句說話會很難理解嗎?那不如再問一個問題,如果你不在當下,你在哪裡?就在你的記憶之中。我們看一片天、一朵花、一個小孩,如果我們是活在當下,就不用追求什麼、刻求什麼經驗,如此的活著,本身就已經是一種真實的經驗與生命的學習。相反,當你看著一片、一朵花、一個小孩的時候,念頭一升起,你們的真實地關係變告終結,落入陳舊的意象之中,失去了與真實的連結。其實人與人的關係也是這樣,如果我帶著昔日的記憶、意象來看現在你的,我是永遠沒有辦法認識你的,我所認識的、看到的只不過是自己陳舊的記憶,生命就停頓了。一天一天例行公事地活著,生命能有多成長與學習嗎?認識我們自身心靈意識之機構,這種認知上的轉化,就是活著與否的關鍵。

Picture

          就在前幾天,宇峰很喜歡的一位婆婆,都沒有來中心,心裡覺得很奇怪,於是問及姑娘,才知婆婆身體不適,進了醫院。記得宇峰見到婆婆最後的一天,也摸著自己的肚子說不舒服,宇峰還握著她的手,而今已經不在了。
         
         “我很怕丟低我一個人,好怕上唔到車”
         
         “婆婆放心,不管怎樣,還有峰峰系度,系度陪你“
         
         “系咪真ka?“
         
         “緊系啦!“
         
         “系咁我就放心了“
         
          因為宇峰知道,一到上中心車回家前的時間,婆婆就會感到焦慮,害怕自己上不到車,被丟下一個人。每當這個時間,宇峰放下手頭上所有的工作,坐在婆婆的身邊,握著她的手與她聊天,這是宇峰能為婆婆做的一點小事。宇峰很感謝、很珍惜能與這為婆婆相遇,在短短的日子中建立溫厚的關係,也在臨終前的日子給與了愛與關懷。
         
          這位九十多歲的老婆婆,患有腦退化症,跟她相處的日子中,宇峰感到很開心、很幸福。婆婆常常稱讚和鼓勵宇峰,婆婆的微笑給與很溫暖的能量。這是婆婆送給宇峰最寶貴的禮物。宇峰會將婆婆鼓舞生命的精神一直傳承下去,讓我們的生命彼此結合,一起走下去。
         
          接下來宇峰希望將能為婆婆、中心會員、職員和家屬舉辦告別式,讓彼此連結在一起,為婆婆送上最後的祝福。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