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吳宇峰 | 28th Jan 2016, 6:16 PM | 懷:臨終關懷及生病詮釋現象學 | (9 Reads)

Picture

 有一位男院友,40多歲,宇峰蠻跟他聊得來。


上個月,他的家姐從加拿大回來探他,我們剛好當天是園藝治療活動,扦插到手香(香草植物)。

最近一個月,他的病情急轉直下,瘦得很利害、肚子漲了、雙腳也漲了。

前幾天,宇峰下班後去探他,他正在用晚餐。

“坐丫”

我坐下拍拍他。

他點頭回應。

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是靜靜地坐著。

因為,寒暄的說話,在那個臨在,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因為,寂靜會讓最內在的東西浮現出來。

“您現在覺得點啊?”

他搖搖頭。

“您感到無奈嗎?”

“唉,都無辦法”

“嗯,有時候,有些事情系無乜辦法”(同理;在scaling down)

過了一會,他的中學同學來探他。

“嗯,您來了”

“是啊!我買了營養奶來”

他們從中學就已經認識了,這位中學同學,因為公司已經上軌道,有同事幫忙,所以可以常常來院探望他,這位中學同學也參加過我們的戶外旅行活動。

“我和家姐,曾經系阿峰度種過d植物,您可以幫我拍個照上來嗎?”他問著中學同學。

“好的,我著返件衫就落去”

“我也一起去吧,帶你去花園那邊”

在前往花園的途中,宇峰也很關心這位中學同學的感受。

“看到他的情況這樣,您e家的感受系點呀?”

他沉默了片刻,眼紅紅,不是很集中在當下的說

“都好無奈,去醫院複診的時候,醫院義工也很關心我,但我都知道沒有辦法了……您們做慣這個工作,應該會好一點吧”

“嗯,我也很關心您的感覺……其實我也很難過、很無奈,建立了關係後,就會有感覺啊”

到達花園後,這位中學同學,很用心地拍下他和他家姐的植物。

“他絕少會叫我幫他做野的”

“您點睇?”

“我想他想我舒服一點,可以為他做點事情”

“嗯,我看到他很關心、很在意您這位老朋友”

【回顧與成長】:

在臺灣讀書的時候,有一位太太同學,請我和另一位僑生吃午飯,那個時候我一直找說話講,覺得Dead Air很尷尬,然後太太同學說:

“其實靜靜的坐著,不講話,去感受彼此,感覺也很好啊”

尤其是臨終關懷的場域,寂靜本身是一種“同在”,是一種具備成熟心理素質的陪伴。

相反,如果我們耐不住Dead Air,就會開始找話題,亂掰一通,彼此的距離就因此拉得更遠了,因為背後存在的是恐懼和擔心,不是愛。

在園藝治療方面,宇峰看到的是,他和家姐一起種植的到手香,成為了一種關係的橋樑、媒介和象徵,即使分隔異地,彼此關係仍是很具體的。一起栽種的植物,成為了姐弟關係的象徵意義。

在昨天的義工培訓課程中,宇峰也因著這個經歷,跟義工朋友們分享:“其實宇峰最重視的,是義工朋友們的感受,義工朋友們的自我照顧。因為我們作的是,生死相關的工作,有些時候,有些事情都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如果我們對自己的要求過高,就可能會容易感到挫折、失望。所以知道自身的限制,其實是對自己的一份關愛”。


臨終關懷劄記@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

Picture

“阿峰,伯伯的女兒在病房,哭得很厲害,Mary今天休息,您可以現在過來嗎?”病房姑娘急急的說著。

“嗯嗯,好的,我現在就過來”。

進入病房後,看到女兒都已經哭得雙眼也通紅了:

“我的爸爸快要死了……嗚……我可以做些什麼?”

“嗯,您想為爸爸做些事情,您覺得做些什麼會讓爸爸舒服一些?”

“爸爸信天主的,可以請神父來降福和傅油嗎?”

宇峰連忙致電聖堂,聖堂職員:“神父剛好外出工作,還沒有回來”

“!!!”宇峰隨即想:“我可以為伯伯和他的女兒做些什麼?”

宇峰回到辦公室,印了數張天主經經文,因為宇峰以前是唸黃竹坑天主教小學的,每天早上排隊準備上課前,都要唸天主經的,所以現在還懂得背誦。

“神父剛好外出,但不要緊的,我會盡力與聖堂保持聯絡,請神父過來的。我這裡有天主經的經文,如果我們一起為伯伯唸天主經,為伯伯送上祝福,您覺得好嗎?”

伯伯的女兒、護士長姑娘和宇峰,在伯伯的旁邊,一起為伯伯唸天主經(其實同時也是位伯伯的女兒唸的——回應女兒心理、情緒和信仰上的need)。

唸著唸著,伯伯的呼吸也慢慢紓緩下來,女兒的情緒也調適過來。

最後,宇峰聯絡得上神父,神父也趕及為伯伯降福和傅油,伯伯也在當晚離世了。

生離死別的工作,臨終關懷的工作,永遠只得一次,永遠也是最後的一次,再也沒有下一次的機會,所以我們得需用心去看待、去感受,如果我們的心意、我們的用心,能減低家人臨終送別一刻的遺憾感,深信對日後哀傷復原有一定的幫助的。

後記(Suggestion for improvement)
1. 準備不同宗教經文及認識背後的意義
2. 準備不同宗教的音樂及播放器

臨終關懷劄記@2016年1月14日星期四



吳宇峰 | 12th Jan 2016, 11:27 PM | 懷:臨終關懷及生病詮釋現象學 | (10 Reads)

Picture

在Palliative Social Work Symposium中,社工師父Stephen分享《東區寧養四部曲》

1.找出關注的親人(人物)
2.表達雙方感受(情感)
3.說出彼此做到好的地方(事件)...
4.給與新的肯定(關係)

有一位伯伯,彌留了好幾天,已經無法言語表達,但聽到我們的說話,仍是有反應的。

女兒,一直在身邊,守護著伯伯

“您覺得爸爸做了哪一件事,是你一直好想多謝他的?”

“我很感謝爸爸在我10歲0既時候,返0黎揾返我……嗚”(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您怎麼看與爸爸的這段關係?”

“嗚……我好多謝能做您的女兒,好多謝您比我的一切,我一下世也要做您的女兒”

有時候,遺憾總是存在的,但我們仍本著,能做到多少,就做多少。因為從家庭治療的角度來看,還有一度“關係之橋”,仍未搭好,那就是——父子之橋。

兒子曾被伯伯趕出家門。今晚,下班後,宇峰如常到病房探望院友,看到伯伯的兒子,然後慢慢的暗示著:

“也許,伯伯仍有些事情、有些人仍放不下嗎?”

“我實在想不到,真系唔好意思,這個答案我幫唔到您”

“嗯……也是,這實在難以想出來,伯伯他,會不會等待別人的原諒?”

“我想爸爸他不需要別人的原諒”

離開病房前,宇峰在伯伯的耳邊輕聲著:

“伯伯,我是社工阿峰,來探您,兒子其實這幾天一直都在您身邊,照顧著您,他很愛您、很關心您的,希望您知道”

昏睡中的伯伯稍微點了下頭。

隔天上班,早上檢查電郵的時候,知道伯伯在宇峰離開不久的當晚,就離開人世了。

有時候回想自己人生、感受自己的生命時,不禁會問自己,是什麼東西讓我們活得這麼掙扎、這麼辛苦——不就是執著嗎?

有朋友笑說宇峰是癌症社工“Cancer Worker”,這太“大吉利是”啦!其實說是“死亡社工”,或是“好死社工”(Good Death Social Worker)也不錯啊,因為宇峰心底裡,真的希望臨終者能夠好好的、安然的離開這個世界。

願我們都得內在的平安。


吳宇峰 | 12th Jan 2016, 11:20 PM | 懷:《Project Wish · 心願計劃》 | (9 Reads)

Picture

今天完成了一位末期病人的心願,他希望到無原罪主教座堂望儞撒。莊嚴的聖堂,合唱的歌聲,心裡泛起了一種感動。如果人有一種原罪,可能就是忘記了自身是覺者,被本為工具的思想所奴役,犯下了種種的過失而不自知;願我們都得覺悟,並行於日常生活中。


Picture

為癌症病人慶祝生日,是我們心靈關顧的服務之一。

“Mary(牧靈前輩),我們到病房為婆婆慶祝生日吧~”

這位生日的婆婆,身體機能已經很大程度的衰退,長期臥床,眼睛也變得很少張開了。

 宇峰點亮了螺旋紋的小蠟燭,輕輕地插在蛋糕上,邀請外籍陪人:

“Let’s sing a birthday song together for 婆婆OK?”

“Yes,Thank you”

我們三人為婆婆唱完生日歌後,外籍陪人走到婆婆的身邊,輕撫著婆婆的頭

“I am very thank you for buying birthday cake for 婆婆,10 years……I bought flower and birthday cake for 婆婆 every birthday”

“I feel you love 婆婆 ”

外籍陪人開始咽喉:

“婆婆please open your eye, we eat the birthday cake…… why.….. why……”

外籍陪人伏在婆婆的臉旁,開始痛哭起來,為什麼婆婆要有這個病、為什麼婆婆要死了。宇峰的淚水就湧出來了。

這讓宇峰深深感受到,外籍陪人對婆婆的愛,她們彼此間的關係,已經超越了雇主與工人,是一種純粹的愛與珍惜。

感恩隨著這次的慶生,讓外籍陪人心裡的哀傷能被傾聽、接納和釋放出來。

臨終關懷劄記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吳宇峰 | 18th Nov 2015, 10:38 PM | 死:悼念豬仔, 懷:《Project Wish · 心願計劃》 | (23 Reads)

Picture

工作做到一半,手機振動起來。

“喂,我系Stephen”

“系……我系阿峰”社工師父打來,突然緊張起來。

“我有個病人心願,想睇下您幫唔幫到手,有一個年輕的女生,患了癌症,醫生說不樂觀,她有一個心願,就是舉辦一個小型婚禮”

從來沒有想過,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十幾年前的自己,何曾想過十幾年後,能跟自己尊敬的社工前輩,一起去完成病人的心願呢!

除了完成病人心願的重大意義外,對宇峰的生命來說,也有著特別的象徵意義,嗯,總算有一點點成長起來吧!(好尷尬……自己贊自己XD)

謝謝Stephen您的邀請,一起去完成病人的心願,能夠跟您一起完成病人的心願,對宇峰來說是一種極大的鼓舞,這種感受不知道要怎麼形容出來。

看著您為一對年輕的新人,獻上詩歌,祝福她們,心裡真的很感動!
 
《我信愛是恒久》

常聽說世界愛沒長久 哪裡會有愛無盡頭
塵俗的愛只在乎曾擁有 一刻燦爛便要走
* 而我卻確信愛是恆久 碰到了你已無別求
無從解釋 不可說明的愛 千秋過後仍長存不朽
# 明日幻變天地無法猜得透 也許風雨盡蓋掩滿天星宿
有你在旁將真愛盡傾流 寒夜漆黑一片也未去擔憂
長路就算多漫長似沒盡頭 你總緊靠著我 輕挽我的手
^ 那怕歲月一飄去未可留 能找到真愛已足夠 ^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wOFREZarus

看著這個小男生,拿著咪,哭得講不出話來,可見他是多麼愛她的太太。

一個年輕的女生患了癌症,她的男朋友不顧一切的與她結為夫妻,這種超越生死的愛,世間上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臨終關懷 X 《Project Wish》劄記 2015年11月18日星期三


Picture

為癌症病人完成心願,可以是病人一個人的事情,也可以是一個家庭的事。

如果我們能有家庭治療的概念和視野,完成病人的一個心願,往往同時是一種家庭的療愈,讓彼此的關係再度重新連結(Re connection)。

跟醫生一樣,宇峰每天都會落病房,跟院友打招呼,希望能夠瞭解病人的需要。

“峰,您過來。”躺在床上的伯伯邀請著。

伯伯他撥開了被子,拍拍床邊:“您坐”

“好啊!謝謝!”

“阿峰,有d野想請您幫手”

“嗯,好呀,您想我點幫手?”

“我想返屋企”

宇峰立刻叮一聲,因為臨床經驗告訴我們,當病人提出回家的願望,往往是知道自己快要離世了。而我們也會盡力儘快去完成病人回家的心願,盡力去減低彼此的遺憾。

“啊!好啊!您想回家搞d咩啊?”

“我淨系想回家,跟我老婆吃餐飯,唔駛叫我個女”

“啊!您唔想叫個女,多d人唔系熱鬧d咩?”宇峰試著多一點的瞭解。

“我驚左個女……總之就……我地兩個(與太太獨處)先傾到計”

“嗯!好丫!等我準備下,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您啊!”

同日,牧靈前輩跟宇峰說:

“伯伯他之前也試著回家,但返到去屋企的樓下,女兒都唔比伯伯回家,淨系帶左佢去附近的茶餐廳吃午飯,就回來了”

這個時候,又是覺察自我的時間,從家庭治療和社會工作的角度,面對家庭狀況,我們自己是怎麼去看這個故事?因為怎麼看,會直接影響我們的介入手法:

 Take Side:伯伯真系好慘,個女好衰,去到樓下都唔比伯伯入
 從伯伯方面入手,問伯伯怎麼看這件事
 從女兒方面入手,問女而怎麼看這件事

有一天下午,伯伯的女兒主動約見

“其實我唔系好想爸爸返屋企”

“可唔可以講比我聽當中的原因?”

“媽媽和爸爸過去的關係唔系0甘好”

“媽媽和爸爸之間發生過什麼嗎?”

“我只可以形容爸爸是一個很暴淚的人”

“嗯,那媽媽怎麼看爸爸希望回家這件事?”

“她會很緊張,也抗拒爸爸回家這件事”

“嗯,媽媽其實也抗拒伯伯回家,因為伯伯以前是個很暴類的人,很欣賞您為媽媽的心情著想”

“您明白就最好”

“明白的,宇峰同樣相信女兒都明白爸爸的身體狀況和他最後的心願,我深信大家都同樣不希望帶著遺憾離開這個人世的”

“不會待很久吧,因為媽媽下午需要休息(媽媽也是癌症病人)”

“不會的,我們在家裡吃個飯,讓他們兩夫妻見個面就離開了,不會待很久的”

“那好吧!吃完飯就離開”

回家當天,聽護士姑娘說,伯伯一清早就起床,挑選了藍色格仔恤衫、紅色背心毛外套和灰色西褲,帥帥的準備出發。

伯伯、宇峰和攝影師義工,一同到達伯伯的家。

進家門後,宇峰沒有看過伯伯的一秒鐘,嘴巴不是咪咪地笑著的。

“這麼遠回來,累唔累啊?”

“返屋企就唔累”

在家中吃午飯的時候,伯伯吃到飯都掉到毛外套去了,太太就一粒一粒的、慢慢的把小米飯粒拿走,宇峰看到老夫老妻這溫馨的一幕、看到伯伯的笑容,心裡覺得很感動。

吃過午飯後,攝影師義工為伯伯一家人拍家庭照,當義工邀請伯伯與太太手疊手拍照的一刻,我看到太太都笑了。

攝影師隨後,也邀請女兒一起拍家庭照,這裡有一種象徵的意義——女兒不再擔當保護媽媽的角色、不再承擔中斷父母關係與連結的角色(試問有誰願意、想當這麼沉重的角色);相反,這一刻,女兒的參與,正正是這個家庭的再度連結的一個儀式。

拍攝後,我們坐著聊天,女兒也開始說笑起來

“話我的時候,她們兩公婆都不知幾合拍啊!”

不久,宇峰看到婆婆開始出現倦態,就主動擔當提出離開的角色

“嗯,看到太太有點累了,伯伯我們等太太休息下好唔好呀?”

“好!”

門關上後,在等待電梯的時候,攝影師問了一個很棒的問題:

“伯伯您開唔開心呀?”

伯伯看著我笑著說:“哼!您啊!您未結婚您唔知道0架喇”

我們彼此大笑著。

在回程的的士上,伯伯說:“又一日了”

“那您覺得這一日怎樣?”

“這是最特別的一天!”

臨終關懷劄記 X 《Project Wish》

2015年11月15日星期日

特別鳴謝:癌症資訊網一眾有愛、專業的義工們!感謝您們!



Next